您当前的位置: edf壹定发新闻 > 时政要闻
【“追忆好干部徐遂”系列报道】乡亲们难忘他的件件“琐碎事”
发布时间:2018-06-12 08:28:15

记者 郑文彬

  人们常说以小见大、知微见著,微不足道的小事最能反映一个人真实的品质。徐遂,他就是这样一位乡镇干部,在浪川、鸠坑两处曾工作生活过的地方,没有做过什么“丰功伟绩”,有的仅是一位普通乡镇干部发展产业、调解矛盾纠纷、慰问陪伴老弱病残等琐碎日常,但就是这些琐碎日常,让当地的村民赞不绝口,难以忘怀!在他不幸离世后,受访者提起他的名字,无不哽咽落泪。

“徐遂真是好到了骨子里”

  2011年3月10日,浪川乡芳梧村村民王芝柏来到浪川乡徐遂的办公室,他有些忐忑,又有些不安,这位严肃的年轻人找自己有什么事?

  “王大伯身体还好吗?”徐遂问道。

  徐遂亲切的“开场白”,让王芝柏心里泛起一股暖意,连忙回答说:“身体好的。”

  “身体好比什么都好”,徐遂接着又问道:“王大伯有什么收入?”

  “退休金,低保都有的。”王芝柏答道。

  “每个月几百块钱,生活是不是困难?”

  王芝柏有些惊讶,原来这位年轻人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底细”,说道:“没儿没女的,一个人生活确实困难……”

  徐遂说:“情况我了解过了,茂源公司缺人手,你要不要到那工作?”

  在徐遂介绍下,王芝柏顺利进入千岛湖茂源网业公司上班,每个月有了额外收入。

  上班后没几天,徐遂又找到了王芝柏:“公司的宿舍是4个人一个房间?”

  得到肯定回答后,徐遂摇了摇头,说:“不行的,你喜欢看报纸,4个人的房间太吵了,乡工办还有空房间,到那里住!”

  拗不过徐遂,王芝柏就这么在乡工办住了下来。“当时他跟我说,下雨的时候住在公司,天晴可以来乡工办,这么贴心的干部,真是好到没话说。”说起徐遂的好,王芝柏“一言难尽”。

  随着年纪增大,加上公司办公都用上了电脑,王芝柏逐渐力不从心。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徐遂和王芝柏说,可以在乡里茧站帮忙收茧,一年也有几千块的收入。

  记得有一次收茧,茧站很早就开秤了,王芝柏在凌晨3点半也准时赶到了茧站,没想到徐遂已经在茧站维持秩序了。7点,王芝柏来到茧站旁边的小吃铺买包子,刚准备掏钱,老板却告诉他:“你是教书的王大伯吧,徐遂老早帮你付了钱啦!”

  “徐遂真是好到了骨子里”。现在一提起徐遂,王芝柏的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掉,“每年大年三十,徐遂都会打电话给我拜年,大年初六还会买米买油来看我。他总是跟我说,别人家里条件都挺好,数你王大伯家里苦,得让你日子过得下去。”

  “徐遂不光对我好,对其他人也一样。一次他路过桑田,看到老人把成捆的桑叶往三轮车上装,他就赶紧上去帮老人背桑叶。老人说桑叶脏,徐遂说自己澡没洗,不要紧。老人问他叫什么,徐遂笑着说,自己是给浪川乡‘打工’的。帮忙装完桑叶,徐遂还跟老人讲路上要慢一点,安全第一。”王芝柏回忆道。

“这一切改变,都是徐遂带来的”

  浪川乡浯溪村张衍林因为犯了错误,2010年成了“司法矫正对象”。根据规定,三年矫正时间里,他每月都要去乡里汇报一次。徐遂当时分管综治工作,这件事由他负责。

  张衍林对司法矫正非常反感,觉得每个月到乡里接受训话,完全没必要。开始,徐遂总是打电话给张衍林,做他的思想工作,遇到抵触后,徐遂干脆骑电瓶车跑到浯溪村,和张衍林“面谈”。

  对徐遂的“登门拜访”,张衍林开始觉得丢人,对徐遂不理不睬,后来甚至破口大骂:“你神经病啊,天天往我家跑,烦不烦?”

  浯溪村距离乡政府较远,路上要花个把小时,但徐遂不嫌远、不嫌烦,一个月去张衍林家四次,一坚持就是一年。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张衍林慢慢理解徐遂,后来,在徐遂的支持下,张衍林开始在家乡做一些小工程,每次去乡里招投标时,也会和徐遂汇报自己的情况。

  “没有徐遂就没有现在的我”,张衍林说,“在徐遂帮助下,我的人生走上了正轨。接受矫正的时候,我骑的还是摩托车,后来我当了小老板,现在都开上奥迪车,在农村算是事业有成了。这一切改变,都是徐遂带来的,我和我的家人打心里感激他。”

  张衍林说,2015年徐遂调走前,还特地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要珍惜眼前一切,今后多走正道,不要去干坏事,有问题可以找他。“前几天得知徐遂出事,我一个大男人,感觉天塌了一样。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徐遂身上呢?”张衍林叹息道。

“小小一片茶叶,花了他多少心血!”

  作为鸠坑乡种茶大户,翠峰村陆发田带头种起了新品种“鸠坑早”。徐遂分管农业,总爱跟陆发田念叨“茶经”:“消薄增收,茶叶提升附加值很关键”、“新品种推广得多上心”、“茶文化方面还要更多探索”……

  2018年春节前夕,一场大雪不期而至,陆发田的茶园被冰雪覆盖。“茶园情况怎么样?茶苗受冻严不严重?要不要补救?”电话那头,徐遂问得急促。在得知没有大面积受冻后,徐遂仍放心不下,叫上乡里的茶叶员,火急火燎赶到了陆发田的茶园。

  大雪封山,车子上不去,徐遂就踩着厚厚的冰雪,一步一步走上陆发田800多米的高山茶园上。“冻伏的要及时修剪,还要注意浅耕松土、科学施肥”。和茶叶员一起,徐遂对茶园新品种的幼龄茶苗进行冻伤诊疗,还开展了防冻技术处理和补救。

  “小小一片茶叶,花了他多少心血!”陆发田感叹道,在鸠坑乡茶产业转型升级中,徐遂还鼓励万岁岭茶叶专业合作社精致茶厂和一品鸠坑茶厂分别投入670万元、238万元进行技术改造。2017年以来,茶厂茶叶单价由原来的30元每斤一跃至50元每斤,仅此一项,茶农就增收100余万元。短短两年,茶农在生态种植、精致加工、包装销售中获得增收,鸠坑乡茶产业也得到长足发展。

  徐遂身上的“琐碎事”还有很多很多,一桩桩,一件件,老百姓都记在了心里……

  

千岛湖新闻网 编辑:叶青 姜智荣

掌上千岛湖

掌上千岛湖

微千岛湖

微千岛湖

edf壹定发发布

edf壹定发发布

千岛湖新闻三分钟语音版

千岛湖新闻
三分钟语音版

千岛GO购

千岛GO购

媒美购

媒美购